gmyz1102

4

69ID: 673624

年龄: 30

性别: 女性

寻找: 女性,男性,夫妻/情侣,群组,所有

所在地: 中国,北京,海淀

金钱: 0

积分: 255

人气: 541171

简单介绍: 我,25岁,173,49kg,

日志
相册
写真
life
燕子
asdf

gmyz1102 >> 日志 >> 姐妹情深(十一)归来

姐妹情深(十一)归来

发布日期 : 2019-07-11     作者 : gmyz1102     人气 : 4598

    有段时间没来了,劳各位哥哥挂念,小妹修整完毕,元气满满,正式回归。乱写一点,有真有假,见笑了。

时间如手心里的流沙,抓不住、握不着。不管你是否愿意,她都温婉而坚定地流淌着。带走了过去的忧伤与烦扰,也带来了未来的宁静和希望。

异国生活,紧张、忙碌、宁静而单纯。这段时光,说长不长,足够忙碌之余,驱散阴霾,洗涤心灵;说短不短,却也弹指间,流逝了一百一十五天。对于从未单独离家的我,太久了,也太寂寞了。想念家人,想念朋友,想念国内的一切。不过,幸好,有燕子,有雪,在网络另一端的陪伴,不然夜深难眠之时,真的要疯掉了。

所以,我,想家了,想朋友了,也想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了……

那就回家,说走就走。

八千八百多公里的物理距离和十五个多小时的空中飞行,仿佛一刹那就过去了。归心似箭的我有些疲惫,但很兴奋。机餐,一口没动,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家乡数不胜数的美食(小龙虾、火锅、烧烤、海鲜……)

这次回来前,给父母打了个电话,告知回国后,会在北京玩几天再回连。主要原因是雪来北京工作了,知道我要回国要在北京下机,说什么要陪我在京好好玩几天。

期盼着,期盼着,下午三点多,飞机终于落地了。走出舱门,深深地吸了一口那熟悉且略微浑浊的空气,对,就是这个味道,踏实、真实~不由得心中感慨:祖国真好!

汹涌的人潮,拥着我和行李车缓缓前行。刚走出接机厅,一眼就看到那个一头栗红色短发,藏蓝工装裙的雪,挥舞着双手,连窜带蹦的叫嚷着:

“亲爱的,你终于回来了,想死你了。”还没来得及松开行李车,就被雪一把拥进怀里。

“亲爱的,我也想你呀,让我看看,有没有什么变化?”拥抱过后,轻揽着雪的腰肢,上下打量着。见她身材比之前稍显丰腴,气色也不错,只是精致的妆容下,有一点点眼袋,但整体看起来还好。于是轻拍翘臀,打趣道:

“看来还是首都的水土养人啊,我家小雪雪白胖了不少啊。”

“讨厌~”雪一把拍掉臀上的手,娇嗔道:“一见面就说我不爱听的,枉费我大老远的来接机。”说着微扭了扭腰肢,叹气道:“还不是工作压力大,总加班,吃夜宵闹得。”旋即又盯着我,满脸跑着眉毛说道:“倒是你个坏家伙,气色这么好,是不是在国外没少‘开荤’呀?嘻嘻~”

“哪有?不合口味,就等着回国‘恶补’一下,一直饿着肚子呢!”我指尖在雪的掌心悄悄滑动着,调笑道。

“真的假的?还饿肚子?我摸摸~”说完,一只玉手已然摸向我的小腹。只是这只小手不太乖,不但摸的位置偏低,而且有向我低腰仔裤里面运动的趋势。

“你给我起来~”我一把打掉雪妄图作恶的手,“光天化日的,就敢耍流氓,你要疯啊~”

“是啊,我就疯了,哈哈哈……”

两个人嬉笑打闹着,出了机场,打车直奔酒店。

也许太久没见,也许两人都在他乡,彼此间仿佛有说不完的话。我给她分享了马拉加的风土人情、奇闻趣事,她也向我倾诉了,来京工作生活的种种快乐和艰辛。不过,当听说她过了年就辞职来京了,现在一家商业地产公司做招商经理时,我心中产生了些许疑惑。她原来是做老师的,改行做地产策划没多久,这又改做招商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?正纳闷间,车已经停到了酒店门前,顾不得细想,跟着下了车。

酒店还不错,老五星了,北京开了二十多年了,设施虽然和近年新建的酒店比不了,但胜在位置好,环境不错,服务一流,又离工体不远,用雪的话说,就是方圆2公里,吃喝玩乐全解决。

进了房间,踢掉鞋子,我一下躺倒在大床上,毫无形象地翻腾着。感受着床垫的软弹,和床品微微散发的清洗消毒的味道,身体每个毛孔都往往散发着放松和愉悦,一路的疲累仿佛也瞬间消失了。

“亲爱的,饿了吧?想吃点什么?”雪一屁股窝在沙发上问道。

“必须饿啊,机上都没吃。你还不知道我,长个中国胃,西餐吃的我快吐了,都不知道是怎么挺过来的。说真的,我现在想吃小龙虾都想疯了,还有烧烤、火锅、川菜、日料、海鲜……!”

“嘻嘻,没事,不着急,姐一定带你吃全,”雪笑嘻嘻地拦住我的话,说道:“今天就给先带你吃小龙虾、烧烤吧。工体附近有家私房小龙虾就挺好的,咱就去那吧。”

“太好了~等我洗个澡换身衣服啊,一会儿就好。”我从床上一跃而起,准备更衣。

“拉倒吧你,哪次出门不得一个多小时?等你洗漱完,正好赶上饭口,还吃个屁啊,我看你还是不饿!”雪一脸鄙夷。

“那怎么办?我再饿也必须洗澡啊。加上转机、经停,我已经在飞机上呆了十几个小时啊,不洗绝对出不了门啊!”

“你生活在火星吗?还是从阿富汗来的?”雪拿起手机继续鄙视道:“点外卖不就得了?等你洗完,也送过来了,两不耽误。”说完拿起手机,分分钟下了单,然后又冲我扬了扬订单页面,嫌弃地向窗口挪动了一下身体,拉开距离,那眼神动作,仿佛在看一个乡巴佬。

外卖?!!唉,都忘了还有这操作,真是在国外呆傻了。讲真,别看西班牙是老牌资本主义发达国家,但在电子商务以及手机移动端的相关应用方面,和中国差得不是一点半点。比起国内无处不在的移动支付,快捷物流,真的好像不是处在同一个时代。

一切就绪,只等送餐。我从行李箱里拿出衣物和日用洗漱化妆用品,准备开始洗漱。看雪则半躺在沙发里打着电话,听内容应该是单位的事情。本来再正常不过的一瞥,一下让我有些脸红心跳了。

原来,雪半躺在沙发里打着电话,为了舒服,双腿自然地弯曲着,踩着沙发边缘,无意间将工装裙下的春光泄漏个干净:白花花的大腿尽头是一条没入臀沟的紫色的小内内,紧紧地包裹着那肥硕饱满的肉包子,中间一条细细的凹痕,隐约可见。不知是因为小内内太小,还是包子肉多,感觉小内内有点包裹不住,些许肥腻被从小内内的边缘挤了出来。

这个坏家伙,竟然穿丁字裤上班,真是过分。不知为何,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一些岛国的爱情动作片的画面。一瞬间,我心中那湖春水,莫名地泛起了一丝涟漪,双腿下意识地并拢了一下。

其实,说句羞羞地实话,也许是太久没做了,打从机场看见她的一刹那,一种许久未有的冲动和欲望,就在隐隐地升腾。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,大脑中总不受控制地闪现着,回国前与燕子和雪,隔空纠缠的香艳画面。好容易通过聊天、打趣,转移了注意力。结果,刚刚这一瞥,就令压抑的情欲突然间变得汹涌起来,不停地冲击着久旷的身体,一个声音在脑海里不停地回响,脱光,将自己最隐秘的部位暴露给她看……

我尽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,示意我要去洗澡。然后尽量自然地在她面前开始脱衣服。先是上身的T恤和胸罩,脱得过程中偷偷地揉捏了几下乳头,让它颤巍巍地挺立起来。随后是裤子。仿佛是为了避免尴尬,我故意转过身背对着她,将小内裤和仔裤一起缓缓地拉下,直到膝盖。然后再摆出一副牛仔裤很紧腿的样子,在她眼前,撅着屁屁一点点将仔裤和内裤蹭到脚踝。最后完全无视小内裤裆部的一片潮热,抬脚踢掉内裤和仔裤,回头妩媚地看了一眼,仍然拿着手机,却有些发愣的雪,风吹摆柳地飘进了浴室。

花洒的热流打在身上,舒适而恬淡,洗去了旅途的灰尘和劳顿,却浇不息体内的欲火。在涂满浴液的身体上,胡乱地揉搓着的双手,非但没有减轻一丝丝乳头的酥麻和下体空虚,反而火上浇油般地让自己更加难受了。这么明显的暗示,雪应该明白的,怎么还不进来?真是太讨厌了……

正当我心有愤愤、又徒劳无奈地安抚着自己这俱,被欲望之火烘烤的快要熟透了的肉体的时候,一具火热的娇躯,救命般地从身后贴了上来。

“亲爱的,怎么骚成这样了?”伴随着灼人的热气,一条滑腻香舌钻进了耳朵,一双玉手也从身后袭上前胸。

“啊~坏蛋,你,要干嘛?”突如其来的刺激,让我惊得一颤,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。虽然心灵和肉体都渴望雪的侵略和抚慰,但本能的矜持和女性的羞赧,还是下意识地,一边支配着双手去推挡和阻止着那双满身游走的柔夷,一边浑身发软地偏着头,无力地躲避着耳边的舔弄。

“我还想问你干嘛呢?也不知道刚才是谁,一丝不挂地撅着屁屁,连肉包子都张嘴了,真不知羞!”雪一边肆意地蹂捏着我那高耸的乳头,一边将手指划入胯间,轻轻刮弄着微微张开的湿润的肉缝,调笑道。

“啊~我,才,才没有呢!啊~”雪对肉缝的骚扰,若即若离,浅尝则止,弄得我双腿张开也不是,紧闭也不行,如万蚁噬心般的难受,几欲摔倒。

“没有?不会吧?我刚才明明看见它都裂开了小嘴,好多水水都流出来了呀,嘻嘻~”雪依旧调笑着,手指依然没有进洞的打算,就在外面揉捏刮弄,又几次明明感觉到,那纤纤玉指已经进洞了,却一入即退,弄得我几欲发狂。

“啊~真的,我不骗你,啊,你究竟怎样才相信啊,啊~~~”我已经完全瘫软在雪的怀里,双手向后揽着她的玉颈,头向后枕在她的肩膀上,全面放弃了抵抗,任由她轻薄。

“那就证明给我看呀?”雪淫媚地在耳边哼唧道,“看看我家小狗狗的肉包子是不是裂开了小缝缝?”说完雪将我放开,在面前的座便上,双腿交叠地坐下,抱着肩,似笑非笑地看着我。

此时的我秀发湿乱,满面桃花,赤裸的身体早已被雪揉搓的白里泛红。想想雪刚才的话,再看看她那充满欲望的眼神,我的心就一阵剧烈的跳动,兴奋地几乎不能呼吸。我知道,自己被这个坏家伙看穿了。

我羞涩地闭上眼睛,颤抖地转过身,背对着雪跪了下去,塌下腰肢,翘起屁屁,将最隐秘、最羞耻的妹妹和菊菊,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。然后媚眼如丝地转过头,轻咬朱唇,嗲嗲地说:

“看就看,我最乖了,不说谎,肉包子上的嘴嘴闭的紧紧地,没有水水……”

“啊~”话音未落,屁屁上就挨了一巴掌。雪色色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:“那姐姐好好给你查查身体,乖乖的,不许乱动。”

话音未落,那久旷空虚的肉包子,就被一只纤细灵活的玉手给攻占了。无论是泥泞不堪的缝缝,还是肿胀不堪的豆豆,亦或是流水不止的洞洞,甚至于敏感害羞的菊菊,都没能逃脱它的凌虐。

“啊~~~别,停,啊~”被搓弄的呼吸急促的自己,一边将屁屁翘得更高,一边口是心非地哼唧着。

其实,就这短短的几十秒,我就已经投降了。随着雪的撩拨,久旷的身体里迅速集聚起了一股霸道异常的欲望热流,正以无法阻挡的气势和速度,冲击着我的四肢百骸;又仿佛一只淫邪无比的洪荒巨兽,霸道凶恶地吞噬者残躯中所存不多的理智和尊严。而留给我的只有急促绝望而又诱人魂魄的呻吟。

就在我等在着即将到来的情欲的风暴将自己撕碎的时候,那只万恶的手却一下子消失了,快速且无声无息,一下将我吊在了半空中。我喘着粗气,有些迷茫地转头叫道:“你干嘛,快点呀~”

雪一脸坏笑地揉捏着酸胀的手腕,坐直身子,调侃道:

“确实如你所说,小嘴嘴闭的紧紧地,也没有水水流出来。不用再检查了。”说完随手还在汁水淋漓的肉包子上,轻拍了一下。

纳尼?欲求不得的我,此时正处于了一种极度焦虑和绝望的抓狂状态。现在停手,还不如杀了我。残存的理智告诉我,这个坏家伙是在羞辱我,在践踏我那仅存的最后一丝尊严。但此时的尊严和羞辱算什么,我脑海里全是她那邪恶的纤纤玉手和那让人奔溃的欲望的巅峰。

我略带哭腔地喊了声:“不要!”,喘息着,将高翘着屁股又向后挪了挪,满面潮红地呢喃道:

“亲爱的,好像,好像,肉包子开,开口了,不信,你再看看~”

“哦?是吗?我怎么没看见啊?”雪显然没打算放过我,玉指在我的腿根、翘臀上轻轻抚摸,偶尔还刮弄几下小菊菊,可就是不触碰那饱满多汁、红肿不堪的肉包子。

“啊~你想要我命啊~”这个层次的触摸已经不能对我有任何的抚慰,只能是火上浇油。欲火蒸腾的我,已经有些情绪失控,知道再这样下去,我会死,真的会死。无助地向身后斜眤了一眼那个得意洋洋亦或胜券在握的坏家伙,一股莫名的羞辱和委屈涌上心头。总是这样欺负我,燕子是这样,你也是这样,真是坏透了。

本想刚强一把,就此起身。可是肉体的快感和调教的罪恶,让我别无选择地屈服了。满眼水雾的我,轻咬下唇,暗自骂了一句没出息后,放下了那最后一丝羞耻之心。

幽怨地斜睨了一眼雪,然后艰难地用左手和右腿跪俯于地,勉强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,将有些麻木的左腿,小狗尿尿般地横向抬起,搭在了一旁的浴缸边缘;伸出右手探向胯下,用修长的手指将胯间湿润泥泞的小嘴向两侧扒开,媚眼如丝的吭叽道:

“真的,没骗你,看看,嘴嘴张开了~”

显然,雪,也被我淫荡的样子刺激的不轻,玉指再次轻抚臀沟,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:“你好贱啊!像条发情的小母狗一样!”

感受到雪的声音的颤抖,偷瞄到她胸前长长挺立的乳头和腿间裂缝里的水渍,知道她也忍得很辛苦,既然如此,那就让这一切来得更猛烈些吧。我又轻轻摆动了一下大开的翘臀,继续发嗲道:“讨厌!人家就是小狗狗。没看人家在尿尿嘛~”

“骚货!小母狗!尿尿都这么骚,打你个小屁屁!”显然同样欲火难耐的雪,看出了我已经马上就不行了。不再犹豫,一边重重地抽打着屁屁,一边将探进洞中的两根手指,按在了G点上,快速而粗暴地扣摸起来,发起了总攻。

令人窒息的快感在体内再次快速聚集飙升着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我推向情欲的巅峰。随着一阵刻骨铭心的电流,由下体狂暴地炸开后,残存的记忆中,就只有云端的缥缈和空灵……

“啊~不行了,狗狗受不了了,狗狗要死了,啊~”

……

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,不记得自己抖了多久。只是,当神魂归位的时候,我才发觉,自己像小猫一样蜷缩在雪怀里。浑身酥软,下体酸胀,一身的骨节都散掉了。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,真是太舒服了。

稍稍平复了自己的心绪,我慵懒地勾住了雪的玉颈,迎着那柔情似水的美眸,轻轻地道了声谢谢,遂将香舌探进了口中。

两条温热、湿滑、敏感、灵活的舌头,纠缠在一起,水***融般地互相吸允、互相搅拌,好似初次接吻的情侣,也好似旷日久别的夫妻。既温柔甜蜜,又难舍难离,个中滋味,妙不可言……

“叮铃铃铃~~~~”一阵电话铃响起,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暧昧和柔情。本来我们都不想理,但这个电话却响个不停,而且还是房间的座机。

我有些恋恋不舍地将香舌从雪的口中收回,有些哀怨地埋怨道:“真讨厌~五星级酒店怎么也有房间骚扰电话呀?”

雪宠溺地轻抚着我的乳房,轻轻地说道:“不一定是骚扰电话,可能是外卖呀。”说完随手抄起卫生间的分机,接起电话。

老天!要不是雪的提醒,还真是忘记了还有外卖呢,这脑子里都想什么呢。然而更不争气的是,几乎与此同时,肚子竟然咕噜噜地响了一下。雪显然也感受到了我的窘态,笑着捏弄了乳头一下,对着电话说道:“是我们定的,请送上来吧,谢谢。”

说完挂了电话,低头在我的唇上轻啄了一下,拍拍我的屁屁,说道:“快起来吧,人家送外卖来了。”说完起身简单擦了擦身上和头发的水珠,围了条浴巾就往外走。

“你?就穿成这样开门?”我有些惊讶,毕竟浴巾遮挡的面积太小,下面勉强遮住屁股,上面还露出了一部分的乳沟。

“那怎么办,人马上就上来了,还得穿衣服,太麻烦了。”雪无所谓地说道。

“那万一,外卖小哥见色起意了,怎么办,嘻嘻~”我调侃道。

“嗯……要是帅哥的话,我就从了!”雪若有所思地说。

“那要是不帅呢?”我穷追不舍。

“那我也从了吧,哈哈哈哈~”雪放肆地笑着。

“哈哈哈,那你可出名了,没准明天报纸就会报,某酒店,一女青年定外卖,被财色兼收,哈哈哈~”我一脸地坏笑。

“不能够啊!太小看姐儿了!”雪笑意盈盈地从包包里翻出一张面膜,边敷边说,“要是帅哥,就色诱一下,不帅的话,就让他滚蛋,哈哈~”

我还要再说点什么,就听到门铃响起。看见雪直奔房间门走去,才反应过来,自己还赤裸着身体,低呼一声,转身逃进了洗手间,虚掩着门,支棱着耳朵偷听着。

“您好,美团外卖的,这是您点的外卖……”一个年轻的男性声音传来,说不上悦耳,但中气十足。可能是被雪的装束吓了一跳,后面的话没说出来,就愣住了。

“抱歉啊,刚才在洗澡,没听见门铃。嗯,你能不能帮我拿进来,放到屋里,谢谢啊。”雪的声音出奇的客气。让人进屋?看来是位帅哥啊?到底长什么样子?我的好奇之心顿起,扒着门缝向外看着。

“啊?啊,好,好,您看帮您放哪里?”随着脚步声的传来,外卖小哥提着东西走进屋里。从我的角度,只能看到背后:这是一个身材不算高大,且较为消瘦的年轻人,一件黄色的工装背心套在身上都有些逛当。

“桌子上都是东西,嗯,就放地下吧,放这儿。”雪指挥着小哥将两大袋东西放到了地下。按理说,到此,小哥就应该走了,然而,并没有。而是,蹲在地下,热情地将两袋子东西,一样样拿出来,让雪确认,有没有问题。

而此时的雪,却做了一个让我做梦都没想到的动作,她竟然也蹲下,有样学样地检查着外卖。要知道,雪浑身上下就一条浴巾,站着时勉强能遮住重点部位,这一蹲下,就啥都挡不住了。虽然视角所限,我看不到雪目前的样子,但不难想象,她那饱满无毛的肉包子,肯定是毫无遮挡地暴露在小哥的眼前的。小哥,显然没有预料到对面这个小少妇,会如此开放,但面对这样的好事,却也乐得占点便宜。所以,小哥更加殷勤地说着什么,好像在询问雪,菜的味道如何,是否需要帮忙把啤酒起开之类的没营养的话。

大概有一分钟左右吧,雪就这样若无其事地暴露着。最后小哥哥在亲自指导雪给了五星好评后,可能也觉得时间有点长,才万般不情愿地起身告辞。等他离开,房间门关闭后,我才贼偷般地,从卫生间里裹着浴巾,跳了出来。看见雪大咧咧地蹲坐在地毯上,笑眯眯地看着我,就没好气地叫道:

“小妹妹都给人看光了,也不知羞,还有脸笑呢?”

“看就看呗,也少不了块肉。主要是小哥长得一般,要是个帅哥的话,不介意弄个浴巾脱落的事件,反正谁也不认识谁,嘻嘻~”雪无所谓地说道。然后逐一翻开外卖的餐盒,将我也拉坐在地,塞过来一听啤酒,继续道:“偶尔逗一下这样的小狼狗,也不错,看着他微微弯着腰走出去,肯定是下面有反应了,嘻嘻~”

我斜睨了一眼雪的胯下那微微张嘴且隐隐透着水迹的肉包子,酸道:“遇到你这么不知羞的小媳妇儿,我一个女的都有反应,何况男的?”

听罢,雪妩媚又淫荡地将双腿向两侧分了分,神秘兮兮地说:“知道吗,刚才那个小哥在偷拍我。在他拿出手机假装让我给好评时,我就发现了。”

“啊?那你怎么不阻止?这要是传到网上,你可咋办?”我咋一听,吓了一跳,着急地问道。

“慌什么?要是没点办法,姐哪敢玩暴露啊,嘻嘻~”说完指了指丢在一边的面膜,端起啤酒喝了一口,说道:“没露脸,怕什么。”此时我才反应过来,雪刚才一直是敷着面膜呢。于是,端起啤酒,遥敬了一下,道:“佩服佩服!姜还是老的辣,狗儿还是老的骚啊,哈哈哈~~~”

“还得加一句,水还是你的多啊,哈哈哈~~~”

两人嬉笑着,开始了大快朵颐。这餐雪可真没少点,小龙虾,牛羊肉串儿,花甲粉儿,时蔬拌菜,再加上六听啤酒,足足摆了一地。我俩也是真的饿了,所以原本感觉是四个人分量的菜,竟然基本让我们消灭光了。

相关评论

2019-07-11 10:36:34
都是人精

2019-07-11 11:42:32
久旱逢甘露 大吃两顿

2019-07-11 11:53:24
此情无计可消除,呵呵,欢迎回国,欢迎回园!

2019-07-11 12:42:20
文笔精彩绝伦,情欲在你的指尖文笔下描绘的妙不可言,大珠小珠落玉盘,字字到位。拜读了。一个思想层次的小欲女和小玉女。极品

2019-07-11 13:42:05
文笔细腻,故事精彩,过程刺激,诱惑满满! 欢迎回国!

2019-07-11 15:11:31
好文

2019-07-11 15:12:25
咱俩走了个对角,现在我这半夜12点半

2019-07-11 16:43:48
精彩,点赞

2019-07-11 20:41:36
一直关注你 终于看到你的精彩下文了 沈阳欢迎你

2019-07-11 20:42:43
怎么没见到燕子呢

2019-07-11 22:18:00
挑逗的文章!

2019-07-11 23:08:38
喜欢你的文章,更喜欢你做人的风格,赞一个期待交流

2019-07-12 00:45:15

2019-07-12 06:49:54
美女+才女终于回来了!

2019-07-12 06:50:58
哥好想你!

2019-07-12 07:27:35
欢迎归来

2019-07-12 07:39:09
赞一个

2019-07-12 11:29:36
快要淡忘的时候 小妖精又出现了 欢迎回家!

2019-07-12 12:24:53

2019-07-12 12:25:00

2019-07-12 20:24:49
又见到你了,真开心。

2019-07-13 08:04:25
大半年没上69,没想到您也消失了一段时间。愿您一切安好!

2019-07-13 08:15:50
小妹妹真会玩,祝你开心,有时间来东北玩呀!

2019-07-13 14:52:43
欢迎欢迎,期待好久!

2019-07-15 00:52:24
文采好,羡慕姐

2019-07-15 04:50:29
活出自我,不留遗叹

2019-07-15 08:48:02
你终于回来了

2019-07-15 14:28:29
欢迎归来,多写好文
回帖区
用户名:      密码:           免费注册     忘记密码?

*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69乐园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* 普通会员发帖需经过审核后才能显示。

* 文明发帖,禁止刷屏、留联系方式,遵循《69乐园规则》,违者将不予审核通过被锁定账号。

客服咨询
客服咨询

微信:1417346853

微信:1